SaCas9完全性基因敲除Cpf1完全性基因敲除    SpCas9完全性敲除      传统条件性敲除            传统完全性敲除            基因敲除小鼠传统同源重组基因敲入SaCas9基因敲入         SpCas9基因敲入        Cpf1基因敲入            基因敲入小鼠ES囊胚注射嵌合体小鼠细胞产品        转基因小鼠    定点突变        CAR-T细胞    人源蛋白质PCA筛选      验证人源蛋白质相互作用人源蛋白质PCA检测人源蛋白质两两之间相互作用的PCA检测验证人源蛋白质共定位  全基因组甲基化测序分析动植物基因组重测序      人类全基因组重测序      外显子测序                    人类基因组测序    16S/18S/ITS扩增子测序细菌基因组测序          真菌基因组测序          小基因组测序              宏基因组测序              微生物基因组测序转录组测序分析    Small RNA测序    IncRNA测序        RNA测序分析      基因芯片              小鼠胚胎及相关产品      小鼠基因型鉴定            打靶载体构建                胚胎冻存                       8细胞胚胎注射          原核/胞质注射          常规囊胚注射             显微注射                        质粒选购载体自建

咨询热线

020-80925240   34438810  18027152056

美格生物

MAGIGEN

德国科学家希望在封城的武汉进行冠状病毒药物动物试验

来源:nature作者:David Cyranoski

2019年底新冠状病毒在武汉爆发, 中国在全力阻止这种新病毒的传播,一位德国结构生物学家希望能到达病毒爆发的中心城市武汉。

德国Lübeck大学的Rolf Hilgenfeld自2002-03年爆发SARS以来,一直在努力开发一种治疗冠状病毒的方法。

Rolf Hilgenfeld希望进入中国中部城市武汉,与那里的研究人员合作,在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动物身上测试两种化合物。

早期的候选药物还没有准备好用于人类,但Rolf Hilgenfeld希望开始动物试验,目的是为未来的冠状病毒爆发开发治疗方法。

目前身在中国的Rolf Hilgenfeld向《自然》杂志讲述了他的探索历程和遇到的困难。


N: 你为什么要来中国

H: 我本来计划去中国,但病毒出现后,我联系了武汉的一些合作者。我有两种化合物,我想测试它们对抗新病毒的效果,所以我正在寻找有病毒样本的合作者。

N:现在很多人想离开武汉,但你想进去。你担心你的安全吗?

H:2003年SARS的时候, 我也有同样的经历去北京。因为没有了从欧洲直飞的航班,我和八个人乘飞机,通过日本转机。去武汉,我会一直戴口罩。

N: 你们的化合物处于什么研发阶段?

H: 我们刚刚准备与德国的合作者在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小鼠模型中进行试验。这些测试将在未来两周内开始。在细胞培养中,我们知道它们可以对抗SARS和MERS, 它们都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这些化合物已经在老鼠身上测试过,我们知道它们是安全的。但这些还不是药品。他们还不够先进。它们从未在人类身上测试过。

N: 如果一切顺利,你们能多快完成临床前测试?这些化合物有助于抑制新病毒吗?

H: 这些抗病毒化合物的问题是,当你准备好了,却没有可治疗的病人了。新的冠状病毒爆发可能会在六个月内结束,就像非典一样。六个月后,我们可以有数据显示我们的某种化合物可以对抗这种新病毒,并且可以合作开发出一种药物。但如果到那时疫情结束了,就没有病人了,那你怎么能做临床试验呢? 而且,如果把SARS,MERS和这种新病毒都算在一起,感染的总人数可能不到12500人。数量太少,没有市场,制药公司对此不感兴趣。

N: 那么,如何开发针对冠状病毒的药物呢?

H: 事实上,我们已经开发出对冠状病毒和一大类肠道病毒都有活性的化合物,这些病毒包括人类鼻病毒(引起普通感冒的主要原因)和手足口病。每年,约有50万儿童会感染一种叫做71型的肠道病毒,所以我们的目标是对这些疾病进行临床试验。我们可以让制药公司参与进来。如果我们有什么可以批准的药物,我们可以在下一次冠状病毒爆发时迅速使用。

N: 这种药物是怎么起作用的?

H: 它们针对的是病毒蛋白酶,这是冠状病毒和肠道病毒中都有共同的特征。我是结构生物学家。我们先看看晶体结构,然后设计出一种可以同时瞄准两者的东西。英语的说法是一石二鸟,我们用德国人的说法是,用一个拍子打死两只苍蝇。

N: 你带了哪些化合物来中国?

H: 我带来的是第二代化合物,是我们为小鼠MERS实验准备的。有一本关于他们的出版物正在审查中。

N: 中国已经有动物模型可以用来测试你的化合物了吗?

H: 做小鼠模型可不容易。因为ACE2受体(病毒用来进入细胞)的不同,小鼠不会与MERS或SARS病毒相互作用。必须首先设计一个带有人类ACE2的小鼠,并且必须敲除小鼠自身的ACE2

N: 如果你到不了武汉,你会怎么办?

H: 如果下星期武汉机场不开放,我会用快递寄我的化合物。

N: 有些人认为你正在为这种疾病开发治疗方法。这会影响你吗?

H: 有一家电台联系了我,因为我做与SARS有关的工作。我告诉他们我要去中国,他们写了一篇文章,标题上有个问号,怀疑我是否能挽救武汉的病人。效果有改进。但如果说已经是一种可用的药还为时过早。我要纠正这一点。

2020125a.jpg

冠状病毒的名字来源于其冠状的环。


返回首页


参考文献

This scientist hopes to test coronavirus drugs on animals in locked-down Wuhan

David Cyranoski



技术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