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肿瘤学SaCas9完全性基因敲除Cpf1完全性基因敲除    SpCas9完全性敲除      传统条件性敲除            传统完全性敲除            基因敲除小鼠传统同源重组基因敲入SaCas9基因敲入         SpCas9基因敲入        Cpf1基因敲入            基因敲入小鼠ES囊胚注射嵌合体小鼠细胞产品        转基因小鼠    定点突变        CAR-T细胞    人源蛋白质PCA筛选      验证人源蛋白质相互作用人源蛋白质PCA检测人源蛋白质两两之间相互作用的PCA检测验证人源蛋白质共定位  全基因组甲基化测序分析动植物基因组重测序      人类全基因组重测序      外显子测序                    人类基因组测序    16S/18S/ITS扩增子测序细菌基因组测序          真菌基因组测序          小基因组测序              宏基因组测序              微生物基因组测序转录组测序分析    Small RNA测序    IncRNA测序        RNA测序分析      基因芯片              小鼠胚胎及相关产品      小鼠基因型鉴定            打靶载体构建                胚胎冻存                       8细胞胚胎注射          原核/胞质注射          常规囊胚注射             显微注射                        质粒选购载体自建

咨询热线

020-80925240   34438810  18027152056

美格生物

MAGIGEN

大便移植有帮于症免疫治疗药物的使用

来源:science作者:Jocelyn Kaiser

肿瘤学家采用了一系列的策略,从化疗到辐射,再到用增强机体免疫防御能力的药物,来阻止癌症。

现在,另一种潜在的治疗方法正在临床研究中进行测试,这就是大便移植。

2019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描述的两组患者的早期结果表明,一些最初没有从免疫治疗药物中获益的患者,在接受了治疗药物的患者的粪便样本后,肿瘤停止生长,甚至缩小。

然而,研究人员说,这些研究结果只是初步的。

在粪便移植过程中,来自健康捐赠者的粪便样本被转移到病人的肠道中。这个想法是这样的,用来自健康人的肠道微生物来填充癌症病人的肠道,改善他们的健康。

粪便移植已经被用来治疗顽固的难治的梭菌结肠感染。但直到现在,粪便移植还没有作为癌症治疗的一部分进行测试。

尽管到目前为止,这两项研究仅对少数患者进行了几个月的随访,研究人员说,他们的初步结果令人兴奋。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安德森癌症中心的黑素瘤研究人员Jennifer Wargo说:“这是第一个临床证据,表明这可能会对抗肿瘤免疫产生影响,甚至可能产生反应。”他正在领导一项类似的临床试验。

这项研究涉及到阻止PD-1的药物,PD-1是免疫细胞表面的一种蛋白质,T细胞。这种蛋白质切断了免疫卫士对抗病原体和其他外来入侵的能力,肿瘤可以刺激PD-1来保护自己。

PD-1阻滞剂已使一些患者的癌症缓解多年,但大多数癌症没有反应。

近几年,研究人员报告了反应水平与肠道中细菌、病毒和其他微生物(统称为微生物群)之间的初步联系。

在接受PD-1阻滞剂治疗的患者和不接受PD-1阻滞剂治疗的患者之间,肠道微生物群存在差异。

而且,在接受PD-1阻滞剂治疗之前或之后不久服用抗生素(暂时清除肠道微生物群)的患者往往看不到成功。

在荷瘤小鼠身上进行的实验也表明,在老鼠接受了那些药物后肿瘤缩小的人类患者的粪便移植后,老鼠的药物效果更好。

这激发了以色列的一个团队去用人来检验这个想法。

该研究小组由以色列科学家Gal Markel和Ben Boursi领导,从两名转移性黑色素瘤或皮肤癌患者身上采集粪便样本,这些患者在服用PD-1药物后肿瘤消失了。

然后,研究小组通过结肠镜将他们的粪便转移到三个患有同样类型癌症的病人身上。之前,这些癌症病人的肿瘤似乎不受PD-1药物的影响。研究小组还给受试者口服含有捐赠者粪便干的药片。

在AACR年会上,临床医生和研究生Erez Baruch报告说,这三名患者的肠道微生物群的变化与粪便捐赠者肠道微生物群的基因组成更为接近。

在两个受试者中,捐献的微生物似乎增强了他们对PD-1药物的癌症反应。一个病人的肿瘤变小了,尽管新的肿瘤确实在移植后2个月出现。

另一个病人的肿瘤最终缩小了,这个人7个月后仍然很好。通过对肠道和肿瘤组织的活检,研究人员发现,移植后,病人的肠道中有更多的一种免疫细胞,它能感知入侵者并激活免疫系统;这些细胞也能与T细胞一起浸润肿瘤,这表明他们以前的“冷”肿瘤已经变得“热”,可以被免疫系统观察到。

马里兰州贝Bethesda国家癌症研究所的合作者Giorgio Trinchieri在会议上报告说,另一个团队也看到了成功的迹象。

在这项试验中,通过结肠镜检查术给三名受试者提供了粪便,然后是用PD-1药物,一名10个月前开始治疗的患者发现他们的肿瘤缩小了。另一个病人的肿瘤在治疗3个月后既没有缩小也没有增长。

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的肿瘤学家Diwakar Davar说:“这两项研究中的数据是相似的,这表明存在一个信号。这种方法是有希望的,但我们需要更多的临床和理论数据,然后才能说它起作用。”

Davar说,没有粪便移植,患者的肿瘤也有可能最终会对的药物产生反应。

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到底哪种微生物有助于提高所需的免疫活性。在先前发表的研究中,四个城市的肿瘤对药物有反应的患者的肠道微生物群有很大的不同,这可能是因为饮食和气候的不同。

但是,加利福尼亚旧金山Parker 癌症免疫治疗研究所的Wargo团队成员Christine Spencer在年会上报告所说的却令人诧异,他说服用益生菌丸的患者,PD-1药物效果比那些不服用益生菌的人更差。

这说明还有很多东西要进一步研究。

20190408.jpg


返回首页



Fecal transplants could help patients on cancer immunotherapy drugs

Jocelyn Kaiser



技术与服务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